lols10下注

【lols10下注】早晨到幼儿园,我刚刚关上窗子通风,周周就来了。周周妈妈从他的书包里放入一支三色圆珠笔对我说道:“谷老师,这是班上发给小朋友的笔吗?”我吃惊地说道:“不是啊,我们没放过这种笔,样子诺诺有一支这样的笔。

”周周妈妈说:“假期我整理孩子书包,找到了这支笔,后来就记得了。昨天相接他时本来想要问问老师的,看见杨杨手里也拿着一支,还以为是你们放的呢。”车站在旁边的周周小脸上涨得红红的,有点儿生气地大声说道:“是我的笔。”妈妈蹲下来问:“你的?爸爸妈妈根本没给你卖过,这就是指哪里来的?”周周的小脑袋一扯,乖了眨眼睛说道:“这是我的书包逆出来的。

”“那你再行给妈妈逆一个其他东西出来吧。”“我的书包不能逆三色笔。

”“就再行逆一支出来让妈妈想到。”周周很严肃地说道:“它不能逆一次,无法逆两次的。

”此时,周周妈妈要赶时间下班,她把笔给了我之后之后离开了。不吃过早饭,我牵着周周的手回到工作室,把他抱着在了怀里。“周周,你的书包知道过于神秘了,我都想要有一个这样的书包啦。”我假装惊讶的样子问。

周周大笑了,那双大眼睛里感应出有的光茫是那样放开。我感觉到周周对于我的信任和倚赖。

“我要是也有这样一个书包,我就说道声‘逆’,这样,你家的大汽车就可以逆到我家去啦。我讨厌你的《托马斯》,我就说道声‘逆’,让它飞回我的书包里。

”我于是以起劲地说道着,周周生气了,摇着我的胳膊说道:“敢,敢,《托马斯》是我的,我家的大汽车是我爸爸进的。”我假装沮丧,垂头丧气地说道:“唉,我无法把别人的东西变为我的呀!”“是啊,是啊,别人的东西无法变为自己的。

”周周急忙相接话。听完之后,周周样子意识到了什么,小脸红红的。他上前从桌子上拿起那支三色笔,拿着我,没吭声。

我首夺周周的脸严肃地说道:“周周,这支笔是你的吗?”“不是。”“不是自己的东西,那就是——”周周接过话说:“别人的。”“对,别人的东西——”“无法拿。”我把周周抱住地拥在怀里,他的小脸蹭着我的脸颊。

我告诉,周周早已从心里拿起了这支笔。孩子年龄小,对于自己讨厌的东西,总会想方设法去享有。当作人找到后,他也不会采行一些对自己不利的措施和手段来确保自己的利益。

还有一些孩子,将自己的不道德与想象连结,来“骗子”,比如坚信书包有魔法的周周。但只不过,孩子的这些不道德并不是无意的,更加不牵涉到凶,他只是为了寻找一种方式来消弭自己被“当场找到”后的失望与尴尬。

当然,面临这种情况,教师可以直截了当地戳穿周周的“谎言”:“这个世界是不不存在魔法的,魔法都是骗人的。”这样的方式当然也可以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问题,但同时,也不会损害他天知道心,吞噬他的“魔法”梦。

我自由选择坚信周周的书包有魔法,用吃惊的表情展现出出有我对魔法书包在的很大兴趣,渴求自己也能享有。随后,我顺着周周的思维,明确提出用于魔法书包在把他家的大汽车、绘本《托马斯》变为我的。当周周自己的切身利益遭毁坏,他本能地自由选择拒绝接受,对丧失心爱物品的小朋友有了切身的体会。

这种移情的作法,更容易取得孩子的采纳,从而引起一对一思维。因为信任,我确实走出了周周的心灵,与他像好朋友一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公平交流,让他对规则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,从而具体了“我”和“别人”的界限,将“别人的东西无法拿”的规则渐渐内化。这样做到,既不损害周周的精神,还维护了他对魔法的渴求,更加最重要的是,他确实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。|lols10下注。

本文来源:lols10下注-www.pregnancyxl.com

相关文章